“適度”還是“適當”

這可能只是同義詞問題,但我們必須了解其中的真正含義

《商訊》2020年6月特刊 | 勿失良機


盛力教授說:“由於澳門自身的特點,經濟多元化無法涵蓋所有行業,只能是‘適當地’(進行)。”

因此,“選擇新型產業時必須根據自身歷史延續下來的傳統優勢,以及新世界工業革命帶來的技術和商業成果,”這位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助理院長補充道,“澳門無法和大中型經濟體一樣,在經濟活動的各個枝節中發展經濟多元化。”

這就是我們談論“適當的多元化”,“區分應該做的和不應該做的”的原因。然而,詞彙的選擇未曾達成共識。

經濟學家José I. Duarte提醒注意這些錯誤。“官方文件通常指需要‘適當’多元化,卻從不曾就此作出解釋,或者引導我們理解當中的意思。這個概念仍然未有被清晰定義。‘適當’多元化應該滿足哪些標準?我們不知道,”去年1月,我們提出了一個假設:“我們將其定義為縮減博彩業規模縮,這由該行業對城市附加價值的貢獻來衡量。除了度量問題外,這將提供一個客觀指標。關鍵是這個標準的水平不高。”

然而,有時使用“適當”作爲陳述,其他時候則描述為“適度”,統計暨普查局將其年度報告稱為《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統計指標體系分析報告》。

“無論從實際,還是客觀的角度來説,我們都無法清楚當中的意味,” Duarte(2019年2月)表示,“葡文和英語的使用表達方式同樣於事無補,一樣無法正確匹配,我們甚至需要在開始考慮策略目標和實現方式之前就開始討論語義。葡文版本中使用的單詞(adequada)能夠更恰當地翻譯為‘適當’或‘合適’。”

“以任何標準判斷,適度多元化都可以被認為是合適的。”這位高級分析人員堅持,然而,詞彙之間卻並不對等。如要更符合這一目的,則或可進一步研究當中的差異,確定是否具實際意義。更好的是,將中文版本的內容帶入討論。要點明的是,即使這個概念很久之前就已經被提上議程,含義依舊模糊不清。

“葡文和英語的使用表達方式同樣於事無補,一樣無法正確匹配。我們甚至需要在開始考慮策略目標和實現方式之前就開始討論語義。”– José I. Duarte


macau economy tourism society

更多研究

讓我們回顧過去。2014年12月,習近平主席到訪澳門,要求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注意處理當前和未來問題的方式(“支持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是關係澳門居民利益的大事。”)

包括行政長官在內的所有人都將這些講話理解為澳門實現經濟多元化的又一呼籲,擺脫對博彩業的依賴。時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回覆中表示,將“積極推動適當的經濟多元化”。

一年後,行政長官再次去到北京,宣布將展開一項關於適當經濟多元化的研究,以減少城市對博彩行業的依賴。

該份於2016年3月1日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促進經濟適當和多元化發展是澳門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選擇。”

崔世安在第二屆任期中確實堅持向這一目標邁進的步伐:“我們將竭盡全力促進區域一體化發展,鞏固澳門適當的產業多元化並提高經濟適度多元化的效力”,即使結果不如理想。

這是其中一個例子:關於博彩業可持續發展政策,於2016年至2017年期間,政府首先提出了一項具體指標,即自2013年起的十年內,賭枱總數的增幅應保持在百分之3内,並嚴格監管新增加的賭枱數量,以控制博彩業規模。最近,中山大學商學院Fei Choi帶領團隊發表研究報告指:“研究發現這項政策未能達到調節澳門博彩業規模,未能實現推動行業實現適度多元的目標。研究反而揭示了新的認知,即博彩業主導的經濟必須以重大變革的方式向非博彩經濟靠攏,實現經濟適度多元化。當局日後在批出博彩經營牌照時應考慮實現經濟多元化的某些要求。”(Fei Choi、韓子天、毛艷華和賴嘉偉所撰的《Sustainable Development for Small Economy and Diversification from a Dominant Industry: Evidence from Macao(小型經濟體的可持續發展和產業多元化:來自澳門的證據)》)

澳門學者盛力反駁道:“就實現多元化所選擇的道路而言,政府內部和學者之間未有達成共識。”

盛教授表示:“調查不足的主要原因是幾乎沒有落實任何推動多元化的舉措,這一事實打擊了學者獲取信息的機會及興趣。因此,學術界不曾就澳門多元化能否作爲一個值得研究的學術命題達成共識,這些現實客觀地決定了學者們過去、現在和將來都對澳門經濟發展的研究不足,包括經濟適度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