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了的拼圖

由於政府未能兌現承諾,澳門仍在等待城市總體規劃的出現,公眾對進展亦知之甚少。 

文:黎祖賢 


政府2014年3月頒布第一部《城市規劃法》(以下簡稱“《城規法》”),為製定《澳門特區總體規劃草案》作準備時,表示總體方案仍需要三到五年時間才能完成。但至今已過了五年多時間,政府仍未兌現相關承諾。批評的聲音不斷增加,指出公眾一直被籠罩於黑幕之下,城市發展停滯不前。 

根據《城規法》,城市總體規劃是為這座佔地32平方公里城市的土地及空間使用,專門設計的一部藍圖和指南:例如,劃分不同用途的土地面積。法律將城市土地分為八大類別,即居住區、商業區、工業區、旅遊娛樂區、公用設施區、生態保護區、綠地/公共開放空間區及公共基礎設施區。此外,總體規劃將成爲詳細規劃的具約束力參考。 

 “城市總體規劃將何時編製?這是政府在城市規劃委員會會議期間被不斷質疑的一個問題。”委員會成員胡祖杰議員說。 

“澳門已為某些區域制定了規劃方案,但始終缺乏像城市總體規劃這樣的長期發展藍圖,”他希望文件可按照時間表推出,“政府堅稱將公佈總體規劃草案,並於年内展開公眾諮詢。” 

基調改變 

然而,官方對編製總體規劃時間安排多次變更。官員們在2014年承諾將在三至五年內作好準備;澳門首份五年(2016年至2020年)發展計劃卻暗示了或無法按時完成規劃編製的可能性。 

政府2016年底發布報告指,編製城市總體規劃的招標工作需等到2017年年底才可完成,“爭取於2019年前推出規劃”。然而,政府當局直至去年才終於完成招標程序並委託奧雅納工程顧問公司負責總體規劃的起草事宜。 

同年10月,行政長官崔世安表示,“城市總體規劃初稿”可於今年完成並展開公衆諮詢。他還列出總體規劃草案的11個目標並成立了跨部門機構跟進。 

橡皮圖章 

城市規劃委員會(以下簡稱“城規會”)委員陳德勝就此問題發出的聲音尤爲突出。 

“自2014年舉行第一次會議,城規會就告訴政府,必須按時公佈總體規劃。”他說,“但我無法認同,委員會在過去數年都未有就總體規劃的編製作任何徹底的討論。” 

作爲由社會各界代表組成的官方委任機構,城規會就相關政策向政府提出建議。陳德勝抱怨道,該機構迄今仍未積極參與總體規劃起草,例如奧雅納工程顧問公司甚至沒有向委員會作工作介紹。 

 “城規會已成為了審議私人土地及項目的有條件規劃的橡皮圖章,”他感嘆道。根據《城規法》,在制定城市總體規劃和詳細規劃之前,必須經由城規會逐一討論相關條件後,才能開始實施。 

然而,該規定不時受到城規會和社會的批評,理由是當項目所在地區缺乏規劃藍圖時,難以評估此類項目的影響及其他條件。無論是青洲及氹仔的土地開發,還是新填海A區的討論,特區政府均因未能提供更廣泛、更詳細的講解而遭到抨擊。 

有待下一屆政府 

然而,陳德勝已放棄了由崔世安領導的現屆政府。崔世安的第二個五年任期將於12月屆滿。 

“我對當前的政府不抱任何期待,”陳德勝說,“我只冀望新政府能夠更負責任,加快總體規劃的編製。” 

去年6月,政府與奧雅納正式簽訂服務合同,計劃用一年時間完成規劃起草,但該顧問公司幾乎未有就其工作進展發表任何言論。專門的跨部門機構由九個政府部門組成,去年舉行了兩次會議,今年的會議次數為零。 

本刊要求負責起草總體規劃的土地工務運輸局公開最新進展,但截至發稿時,尚未收到任何回應。 

根據現行規定,政府必須於規劃草案完成後,進行至少60天的公眾諮詢;然後,當局必須分析諮詢期間收集所得的意見並公佈相關報告,城規會就此提出更多建議;在提交行政長官批准及公佈前,製定總體規劃最終版本。 

將疑難置於一旁 

城市總體規劃的延誤被視爲舊區重建,即所謂都市更新項目,停滯不前的元兇之一。 自前行政長官何厚鏵時代到崔世安管治即將終結之時,城市更新的概念仍然存在。 

政治評論員蘇文欣亦加入譴責。“印像中,近年來的政府政策似乎聚焦一帶一路倡議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戰略,卻將城市總體規劃的編製和都市更新發展等當下最緊迫問題置於一旁。”他指責道。 

蘇文欣特別質疑當局在制定相關政策時的低透明度。他說:“我只希望新一屆政府能夠更加透明並聽取公眾的要求。” 


城市總體規劃目標 

澳門政府指《澳門特區總體規劃》須根據以下11個目標,將澳門建設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與美麗家園”。 

  • 鞏固澳門繼續為一個優質旅遊休閒目的地 
  • 推進澳門與粵港澳大灣區的融合 
  • 加強澳門的創業能力,多元化澳門的經濟基礎,提升澳門商業的吸引力,特別是在旅遊休閒、環境、文化、創新、教育和科學等方面 
  • 促進及提高知識水平,增強競爭優勢 
  • 保護、修復、弘揚及推廣澳門歷史文化遺產 
  • 建立一個平衡及可持續且尊重澳門本土獨特性的土地發展模式,致力補足及活化舊區的發展 
  • 優化基礎設施和服務及集體設備,並補其不足,以及強化公共房屋的供應 
  • 建立及加強對弱勢家庭和社群的回應,促進社會的公平及包容性 
  • 促進能源效益,以及優化減少及利用廢物的機制 
  • 保護環境並改善自然及人造景觀 
  • 制定促進可持續交通的措施,在不妨礙公共空間質素的情況下,調整城市泊車位的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