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舞間

非博彩元素有利可圖?

這是澳門要解決的經濟難題之一:非博彩元素是實現或推動經濟多元化的解決方案,儘管要為此付出大量投資。

《商訊》2020年6月特刊 | 勿失良機


五年前,何猷龍接受《澳門每日時報》專訪時表示:“非博彩元素賺不了錢,亦不會賺錢。蠢人們都認為非博彩元素可以扭轉乾坤。但這不可能發生。”

今天,我們可以肯定何猷龍不會重申這項主張,原因是非博彩元素在過去五年間已成為了經濟多元化的口頭禪,還有就是博彩運營商的特許經營權即將到期的事實。時至今天,如果說非博彩元素將成為新一輪公開招標的關鍵標準,絕對沒有人會感到驚訝。作爲少數幾個關注“水舞間”演出的營運商,何猷龍不想多說,但不一定意味著他改變了主意。

研究人員羅劍明澳門)、Chi Fung Lam(香港)和Ben Haobin Ye(廣州)指出:“儘管澳門繼承了多個源自中國和葡萄牙的文化節慶活動且能夠輕而易舉地開發許多新的景點和市場,但這種嘗試不曾獲得成功。非博彩收入的增長率遠低於博彩收入的增長率。”

“雖然‘水舞間’可謂一場成功的劇場演出,但產生的收入卻遠趕不上博彩產品。此外,類似的非博彩業投資有風險,”他們在研究論文《Barriers for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Entertainment Tourism in Macau(澳門娛樂旅遊業可持續發展的障礙)》(2019)中補充道。

這三位學者舉例稱,“例如,太陽劇團的雜技表演劇場《ZAIA》是亞洲首個駐場演出,最後卻因入場觀眾不足而被迫關閉。”

香港證券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 Ltd(2016)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非博彩元素“絕不會成為澳門行業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


“疫情爆發後,我們應回顧新興產業的當前發展進度,評估應當增加投資,這可被視為其中一項提振經濟措施。” – 澳門經濟學會

水舞間

澳門城市大學商學院院長José Alves 教授向本刊讀者分享他的擔憂:“與旅遊相關的多元化並不能舒緩經濟對旅遊業的依賴,因此,會展旅遊及其他娛樂活動不太可能成為實現經濟多元化的長期解決方案。”

“需要有基礎設施、熟手工人、場地等,才能開設全新的行業,”聖若瑟大學商學及法律學院副教授Florence Lei提議,“如果新興產業利用某些現有資源(例如會展行業),加快且有利於資源的重新分配。行業轉型則將更具挑戰性。正如我製作的模型所解釋,經濟萎縮將導致更多不利的市場條件。總而言之,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當然,事情並非一朝一夕就能發生。”

澳門大學李少知教授提出了另一種觀點:“我個人更傾向於,積極補貼和推動完全不相關的產業發展並非更有效的方法。若依賴其他與旅遊業無關的行業,我們缺乏相同水平的經濟競爭優勢和規模。”

澳門經濟學會清楚,“即使澳門的旅遊和博彩領域擁有一定優勢,發展新興產業既昂貴又費時,但這並不意味著澳門應該孤注一擲,專攻某一行業。”

考慮到“適度經濟多元化或有助改善情況,即使不是完美的解決方案,”該協會向本刊解釋,“疫情爆發後,我們應回顧新興產業的當前發展進度,評估應當增加投資,這可被視為其中一項提振經濟措施。”

在澳門,我們經常聽到内地顧客一心想要博彩,而不是在“種類”上浪費時間或金錢。然而,新加坡的非博彩收入約佔兩家度假村總收入的四分之一,澳門的非博彩收入僅佔總收入的一成

“我個人更傾向於,積極補貼和推動完全不相關的產業發展並非更有效的方法。 ”– 李少知


傳統中醫藥

“我認為,傳統中醫藥在澳門是一個可行的策略。”Alves強調。

首先,傳統中醫藥與醫療保健有關,“這個行業在全球範圍内持續增長。”其次,“儘管澳門在上游研究活動中沒有初步優勢,但澳門仍透過高等教育機構提升自身的中醫藥能力。”

第三,更重要的是,“澳門作為貿易和文化交流場所的歷史,表明澳門有能力成為中醫藥業務中心。”

以荷蘭鮮花交易中心為例,在此處交易的鮮花佔全球總量的六成左右,這位澳門城市大學商學院院長兼教授認為,“中醫藥的潛力在於聚合、增值並為澳門建設全球中醫藥中心提供支持。”

然而,“這是一個長期目標,且只有擁有了適當的機構、政策和高技能人員才能實現”Alves總結說,“澳門中醫藥的成功有賴我們發展和吸引高素質人才的能力。否則,機會將白白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