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真相得勝

賀一誠上任後的舉動與卸任不久的崔世安之間沒有太大差別,且實在不十分出色。 

《商訊》2020年1月 | 發行人語 – 雅士度 


的確,所有人都希望有一個具想法並準備採取行動的行政長官,而不是過去十年來那種困倦、不透明的姿態。 

但是,賀一誠的決定以令人哇然的理由向崔世安政府時期的前任司長提出強烈指控,令曾經是澳門公共行政部門其中一位高層人員陷入爭議。 

為了表明自己對不合理的金錢支出的不滿,賀一誠公開指責前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浪費公帑。 

新上任的行政長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評論說:“不必要的開支和浪費資源,與貪污一樣,都是最大的犯罪。 ” 

賀一誠提出如此強烈的譴責,令人們感到驚訝。而且,應該澄清的是,譴責一旦得到證實,行政當局須進行干預。更甚者,賀一誠親自任命譚俊榮為澳門駐布魯塞爾歐盟經濟貿易辦事處主任。現任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曾在這個職位上逗留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離開,接受前任行政長官邀請返回澳門。 

這一獎勵共識的達成實在難以理解,行政長官必須解釋背後的原因,因為他在任命不久後就指責這位前任司長實際上是一名罪犯。 

至於為捍衛加大力度控制公帑支出所做出的批評,我還認為,若一方面沒有理由(正如我稍後將要解釋的那樣),另一方面就是他們被誤導了。 


就支出而言,新任行政長官深知必須澄清,這是對公共資金控制的公然攻擊,是每年數億元,甚至數十億元的“捐贈”令政府成功在基金會和其他類似機構的掩護下,通過法律手段獎勵私人機構。 

據澳門新聞社報導,去年的預算執行報告列明,政府2018年僅使用了全年度預算229億澳門元(折合約28億美元)中的72%,這些款項均用於投資。 

實際上,大部分資金都被投入“行政當局投資及發展開支計劃(PIDDA) ”。該計劃使用了授權預算的72.9%,即211億元中的154億元。 

澳門政府的授權開支預算總額為1,051億元,2018年共花費了830億元,按年遞增2.1%,用於投資的資金僅佔總開支的兩成。 

前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

譚俊榮旗下的社會文化司司長辦公室獲得了PIDDA的第二大授權預算,但譚司長僅授權下轄各部門使用了當中的37億元,即43.6%,是2018年五位司長中支出最少。 

因此,不難看出,如果真的要批評譚司長的話,那一定是他沒有將預算用於社會發展的關鍵領域,即教育、衛生和文化。 

我曾多次批評政府未能恰當運用預算,證明這種無所作為導致不必要的儲蓄,尤其年復一年的支出少於收入。 

只是因為節省了支出,就認為社會進步了,這是錯誤的。因此,若譚俊榮為了省錢而甚至沒有花掉他應得的PIDDA的一半資金,那麼只有賀一誠知道自己為何如此嚴厲地批評他。現在,他必須以其他同樣重要的價值觀來澄清這一立場:透明度和公眾對治理金字塔頂端的代理人的信任。 

就支出而言,新任行政長官深知必須澄清,這是對公共資金控制的公然攻擊,是每年數億元,甚至數十億元的“捐贈”令政府成功在基金會和其他類似機構的掩護下,通過法律手段獎勵私人機構。 

我們衷心希望,賀一誠將繼續秉承這一無謂巨額支出的願望,但我們希望他能夠將注意力集中在正確的目標上。 


攻擊真正的魔鬼 

作為前立法會議員和前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現在有機會改善許多其他不合規定之處、提高透明度、改變程序,甚至改變政治棋局,只要他獲得必要支持,但 出於更充分的原因…… 

正如澳門新聞社最近報道的那樣,立法會公共事務跟進委員會成員對2019年澳門特別行政區預算的執行情況感到驚訝,因為政府代表能夠提供的信息實在太少了,無法回答議員關於公共開支的問題。 

然而,政府代表無法提供因直升機場改造而獲得超過5億元(折合約6,200萬美元)補償的名單,該費用已包括在中期預算審查文件中。 

政府代表甚至無法向委員會提供有關這家直升機場設施的信息。儘管有關協議早已在大約兩年前達成,但他們似乎並不清楚該交易的細節! 

這些情況並不少見,這確實是恥辱,證明了政府人員不足。 

這就暴露出另一個問題,即稱職的人力資源。當局必須加大投入來解決此問題。 今天被無能或冷漠的高層管理人員節省下來的大量金錢,明天就會因為社會準備不足和城市裝備差而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