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投客戶與否,成爲困擾

澳門是需要更優質的旅客,還是投入更多賭注?決定旅遊行業未來的是中國内地市場,還是海外市場?眾所周知,前任社會文化司司長曾輕易地發表不少“精闢妙語”。 

《商訊》2020年7月特刊 | 澳門旅遊業的十字路口 


然而,就在一年多之前,譚俊榮表示:“我們必須吸引更優質的旅客到澳門,欣賞這裡的世界遺產、體驗小城文化、品嚐地道美食,他們都是來消費和刺激經濟”。他的此番話語遠遠超出了當時佔據新聞頭條的報道。 

這句話總結了許多標誌著本地旅遊業身陷十字路口的問題:多元化是必要的,但是如何吸引這些旅客呢?是否有足夠的“新”旅客對澳門產生興趣並促進經濟增長?他提到“更優質的”旅客,那就是説現在旅客是“劣質的”,指的是那些高投客戶(即那些以博彩為目的且留下很多錢的旅客)嗎? 

本地企業家、IGamiX管理與諮詢有限公司執行合夥人Ben Lee認爲:“澳門要真正實現長期增長,就必須擺脫對内地的依賴。只有擺脫了對内地的依賴,我們才有可能實現真正的多元化。”  

初步看來,Ben的想法更像是烏托邦式的夢想。但他清楚事實並非如此。“假如我們繼續固步自封,這確實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澳門要真正實現長期增長,就必須擺脫對内地的依賴。只有擺脫了對内地的依賴,我們才有可能實現真正的多元化” – Ben Lee 

“引入的操作技能和知識” 

他解釋,要跳出内地框框,“需要兩大要素。首先是政治層面,即内地表明將不再‘養活’我們,成敗全靠自己。” 

接下來的是,“我們必須放棄勞動力市場的權威地位,接受澳門需要大量進口技能和知識的事實,才能使本地經濟從博彩行業中脫離出來。城市當前的管理和知識基礎正向博彩靠近,絕非遠離這個行業。”為印證自己的言論,他以新加坡為例,“當地人口是澳門的十倍,持續不斷地更新自身的勞動力市場,推動並鞏固其作為國際目的地的地位” 。 

Intelligencia Limited的創始人兼董事總經理Andrew Pearson也指出,“澳門的内地旅客市場尚未成熟,消費意欲亦不如歐美消費者。” 

但是,他向本刊記者解釋,這並非質疑旅客市場多元化的想法。他指出:“這與發展有關。”他將數十年前進入澳門的第一批内地賭客與現在的内地旅客進行了比較。“他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群體。拉斯維加斯無法在一夜之間匯聚世界一流美食、高檔酒吧、狂歡夜總會和音樂之都,”他補充說,“這座城市花了數十年時間,才將自身打造成為高檔夜總會、餐館和DJ進駐的聖地,背後付出了大量資金。所有這些都與娛樂有關,内地旅客的發展必將與歐美旅客類似,澳門亦必須繼續推動多元化發展。” 

與Ben Lee相反,Andrew Pearson相信:“澳門方圓五十英里範圍內的五千萬人口依然是小城的優勢所在,在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這項優勢將比以往任何時候發揮更大作用。” 

為什麼?答案是高投客戶,“高端中場及低端中場,我總喜歡開玩笑說,高投玩家存在於一個稀缺的世界中,‘如此少的客戶,地位卻如此重要’,貴賓廳的常客每次都會在澳門留下一些財富 。然而,娛樂場和貴賓廳必須提供更加慷慨的激勵措施,才能使玩家參與其中,與此同時,娛樂場終於發現高端中場才是利潤所在。” 

貴賓廳/高投業務必定是我們短期恢復方案” 

2018年,貴賓廳和高端中場的客戶數量僅佔當年旅客總數的百分之1,卻為貢獻了近七成總博彩總收入。 

“當中央叫停自由行和旅行團時,澳門不太可能出現疫情前的繁忙人流,我們也看到行政長官將自由行視作當前的工作重點。因此,出於實用性的考慮,少人流、高價值的貴賓廳/高投市場勢必成為我們的短期恢復方案。”Ben補充道。 

澳門Newpage Consulting創始人David Green於5月表示,在克服博彩業危機方面,澳門處於較其主要競爭對手拉斯維加斯更好的地位,因為城市本身擁有雄厚的財務實力和儲備,它完全可以依靠“高投玩家”。 

因此,除了中場外,有人堅持對高投市場的明確投入。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酒店管理學院的Zheng Gu認為,“澳門應透過提供差異化的博彩產品,在區域競爭中脫穎而出。” 他在名為《Product Differentiation: Key to Macau’s Gaming Revenue Growth(產品差異化:澳門博彩收入增長關鍵)》的研究論文中寫道:“加強傳統貴賓廳業務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有效途徑。實施類似的收入管理策略,澳門將能夠保護自身風險承擔者市場,並最大程度地降低因即將到來的區域競爭所產生的收入風險。”  

同時,“澳門有別於馬尼拉、新加坡、悉尼甚至是拉斯維加斯等其他司法管轄區,是一個獨特的市場,原因很簡單,這裡沒有大量的居民能夠隨時隨地到娛樂場耍樂。”Ben Lee向本刊解釋,“毫無疑問,内地社會最上層人士參與博彩的手段和習慣確實比普羅大衆更靈活、更頻繁且更廣泛。” 

“從歷史上看,高端市場一直是首先出現反彈的領域,因為這個市場的客戶群不僅擁有財務能力,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個人日程安排方面具有靈活性,能夠隨時隨地旅行,”他補充說,“中場業務則落後於高端市場,大約六個月至十二個月,然而,我們在疫情前提出的舒適度問題將對市場正常化構成最大障礙。以某種形式存在的社交距離很可能繼續存在,並且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内對面向大眾客戶的業務運營商造成新的挑戰。” 


旅客花費甚少 

“澳門的城市生產總值與旅客消費之間僅存在輕微的相關性,”兩名内地學者指出,“這可能意味要更關注如何提高旅客的消費水平”,也就是說旅客在訪問澳門特別行政區時可以且應該花更多的錢。 

暨南大學的王靜文和梁明珠總結,更完善的交通運輸系統、女性消費和文化旅遊產品是“拉動旅客消費的關鍵點。這些發現可能為澳門旅遊業的多元化發展提供戰略意見,在消費社會的積極特徵指導下,發揮更大的經濟影響和競爭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