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五年規劃

這是崔世安第二屆任期的標誌,其繼任人亦難以忽視。有人認為這是一個“虛榮”的文檔 ,定下“嚴重缺乏客觀衡量的目標和里程碑”,卻設法與地方政治議程扯上關係。

 商訊特刊 | 15年改變了澳門


在 “陽光政府”的理念下,崔世安押注並編製《五年發展規劃》,重點關注2016年至2020年的城市社會經濟發展。

當局於2016年4月26日正式發表該份文件,指“政府在前期研究、意見收集的基礎上,編製‘規劃’以更協調聯動、更均衡有序的態勢,推動特區各項建設全面發展。”

文件中指出:“‘規劃’是未來五年特區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藍圖,是政府與廣大居民共同努力的行動綱領,是實現“同心致遠、共享繁榮”的重要戰略部署。”

在發佈《施政報告》後的新聞發佈會上,崔世安表示,期待政府至明年年底,能夠實現當中75% 的目標。

行政長官介紹道,2019年因此成為實施規劃的關鍵一年。在慶祝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十九周年的活動中,他發表演說並提到,建設中葡平台和推廣城市經濟適度多元化是澳門政府2019年的主要優先事項。

澳門理工學院研究人員鄞益奮認為,該文件“介紹了澳門特別行政區將在未來五年如何構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及城市整體的發展規劃,當中包括了民生、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 

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的吳國昌2016年時曾這樣描述,這部規劃“充其量只是一部推銷小冊子,因澳門當局指派了官員到中央政府學習內地的五年計劃。當他們學成歸來後,便立即希望表明自己已經完成了所謂的‘家課’,以取悅北京。” 

該機構向當局提出了嚴厲的批評, 說:“在中國內地,五年計劃是一部真正的計劃書,即當地政府針對該段時間所提出的建議和方案。他們通常會計劃、起草,之後再宣佈,而計劃必須在規劃的時間內完成。” 

吳國昌指,澳門當局提出的這部規劃書甚至“不切實際、徒勞無功,嚴重缺乏客觀衡量的目標和里程碑。它沒有解決澳門的主要問題,也沒有為這些問題提出任何解決方案” 。

但若下一位行政長官遵循當中的策略並制定一個新的規劃方案(2020年至2025年),那我們可以說,崔世安確實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