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或 6+2…)

在這片“和諧穩定”的土地上,沒有人會相信這6家營運商將無法繼續經營下去,問題不過是數量的多寡而已(或許當中有5家獲得續約,又或者新競標者贏得二十年合同)。然而,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行業將至少迎來一位新成員。 

《商訊》2020年3月特刊 | 路氹3.0 (2019年至2022年) 


前行政長官和經濟財政司司長在立法會上介紹《施政報告》,展示了澳門博彩業未來的雛形。一個多月後,在諸多疑問中,我們終於獲得了兩個肯定答案: 

首先,澳門目前不具備博彩牌照公開國際招標的條件(也就是說,現有的營運商並不被看好),主要歸咎於缺乏授予中標者打造綜合度假村的土地。正如博彩法專家Jorge Godinho向本刊解釋的那樣,“公開招標將造成‘大爆炸’,終結一切並重新開始,應該認真對待公開招標,這絕非公式化的事宜。” 

如果此次招標允許任何人士與現有營運商展開公平競爭的話,則有可能出現新的營運商,而且,新的競標者必須通過土地展示自己的價值。 

(此過程可能導致的另一個相關問題是,除了最近尚未被貨幣化的投資外,部份現有的營運商有機會失去手中的專營牌照。) 

因此,所有跡象都表明政府將選擇“時間”作爲獎勵6大博企的獎品。實行的方式仍屬疑問,但Jorge Godinho警告道:“為6家專營機構展開招標程序大錯特錯,尤其是申請人的數量將超過6名。如果政府只需要6家企業,那麽直接續期就可以了,無需進行招標。” 

另外,亞太旅遊協會預測,至2024年,澳門將接待5,900萬旅客,與目前近4,000萬人次相比,毫無疑問有空間額外增加至少一家博彩專營商。本地博彩市場的國際聲譽及政府可獲得更多收入等理據都支持了這一新觀點。 


“所有營運商都必須是承批公司。” – Jorge Oliveira 

那麽,土地問題?政府為最多兩家新營運商保留了若干土地。Jorge Godinho在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時稱:“應該至少增加一家專營商,假使不是兩家的話。” 

作爲本地博彩法律事務專家,澳門力圖律師事務所的高彼濤(Pedro Cortés)律師也持相同觀點。 

高彼濤估計,當局或將含副牌在内的六張賭牌有效期延長至2027年,一旦“進行涉及6家博企的招標將意味著更多風險”,但是“我相信會新增一家或兩家專營公司。” 

高彼濤認爲,這需要修改現行的博彩法律,解決副牌問題,但他並不認為這是一個難題。 


專營權之父:“他們不再有意義”  

2001年,為解決銀娛與威尼斯人(金沙集團)之間的糾紛,當局創造了次級經營權,即副牌。 

律師Jorge Oliveira被視爲該概念的創始人。在當時的情況下,即使最後贏家是不曾在2001年首輪競標中以管理實體身份出現的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副牌仍然“避免了重新招標”的尷尬境地。 

Jorge Oliveira總結道:“保留副牌是沒有意義的,所有營運商都必須是承批公司。” 

賀一誠去年宣佈,政府將面對有關澳門博彩專營權的“歷史性問題”。這是關於澳門博彩業未來的實質性干預措施之一,實在罕見! 

賀一誠在北京說:“法律修訂案一旦完成,許多問題將得到解決。”眾所周知,他指的是完全結束現行的副牌制度。 

從一開始就不排除新型冠狀病毒造成的影響,可能與特許經營模式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