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Lai

All Articles

- 533 POSTS

Intermission

Local property investor William Kuan plans to refurbish the Capitol Theatre cinema as a first...

說得像真的一樣

中央政府駐澳門高層代表最近在出席澳門工會聯合總會舉辦的典禮上出人意表的言論令這個本地最大的勞工團體難以接受。 就近期關於輸入外僱司機的討論,中聯辦副主任姚堅十二月底時稱,保護了本地人就業及發展是重要的。“但我們應當允許更多人參與競爭,只有競爭才有發展。”他補充說,“對於澳門的未來,必須做出適當的開放和讓步,否則的話我們沒有未來。” 他的言論激發了本地雇主和僱員之間的緊張關係。正值澳門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需要更多人力之際,雙方就關於應否輸入外僱展開了激烈爭辯。 除了莊荷、監場主任和職業司機外,澳門所有行業基本上都對允許從外地輸入僱員,外地僱員數量佔了就業人口近三成。在本地工人的強烈反對下,商界最近仍一再要求放寬輸入外僱司機的限制,以紓緩人力資源短缺的情況。 作為部分物流企業代表的中港澳直通客貨運輸聯會會長李賢良表示,本地職業司機“嚴重短缺”,尤其是物流行業,因為大多數本地人都不願意入行成為司機。李賢良舉例稱:“現時跨境貨車有350部,但只有100個司機。” 他聲稱,由於人力資源市場緊張,就算工資超過35,000澳門元(約$4,375美元),也不一定請到人。他認為, “輸入外僱只是為了平衡需求。” 社會和諧 交通運輸業總工會會長湯澤森認為,部分企業由於工作性質苛刻,即工作時間長和薪酬低於平均數字,因而無法成功聘用本地工人。“有大型企業在招聘時卻未有遇到困難,因為他們提供了全面的薪酬福利,雖然薪酬只是平均的工資水平,卻足以吸引本地司機。”他說。 湯澤森表示,輸入外僱司機會對本澳的低學歷低收入司機造成衝擊,“危及社會和諧。 在過去幾年,特區政府已委託學術機構就職業司機的需求進行了三項調查研究。去年完成的最新一項調研結果顯示,百分之八十七受訪僱主和百分之七十受訪職業司機都認為職業司機短缺。 然而,當被問及若然職業司機無法滿足需要時,百分之六十三點九的受訪市民反對輸入外地僱員。因而,政府得出結論,社會上未有就任何政策的變更達成共識。 最新的官方數據顯示,到2016年第二季度,陸路運輸業職位空缺率(包括公共汽車司機和卡車司機)為13.5%,是職位空缺率最高的行業之一。 干涉內政 姚堅的言論未有獲得好評,卻進一步加劇了雇主和僱員之間的爭論。 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吳國昌批評,中聯辦干涉澳門內部事務,地方行政當局對本地的勞工政策完全擁有自主權。“中聯辦的言論只是使社會的矛盾更緊張。”他感嘆道。 在“一國兩制”下,澳門自一九九九年回歸後的至少50年內,仍然享有高度自治權,特區政府管理其內部事務,不包括中央政府控制的外交和國防事務 。 吳國昌說,本地勞動政策一直以來都“非常開放”,外地雇員占城市勞動力的很大一部分。他認為:“在某些行業,進口勞動力壓制了本地雇員的工資增長。”他表示,許多雇主把僱用外僱當成節約運作成本的手段。 他補充說:“現在是澳門討論限制輸入外僱的時候,非開放接受更多外地僱員。” 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末,非本地僱員總數為113,400人,比2010年的63,300人激增了79.1%,同期的本地僱員增長11.7%至280,800人。目前,至少每四位僱員中便有一位是外地僱員,2010年的比例為五分之一。 回避 面對民主派和本地工人,中聯辦試圖軟化姚堅的言論,發表新聞稿稱“隨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綜合旅遊、特色金融、會展、文創、中醫藥等新興產業將迎來較快發展。”。 “未來對各類高素質、高技能人才形成了較大需求。”然而,新聞稿未有提到進一步開放勞動力市場,只是肯定澳門工聯總會在保護本地人就業及發展方面所作的努力。 去年10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到訪澳門後,金融業得到了來自北京的支持,希望把澳門建設為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的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促進城市的經濟適度多元化。 有專家認為,本地金融業或沒有足夠的專業人才推動最新發展,需要從境外輸入金融專業人員。 澳門工會聯合總會副理事長兼立法會議員李靜怡認為,應當優先為本地員工提供培訓,做好準備迎接機遇。她的團體最近與澳門銀行公會簽訂合作協議,確立定期溝通渠道,解決雙方分歧,培養更多本地金融專業人才。 數據說明一切 她稱:“缺乏批准外地僱員配額的指引,有關數據亦缺乏透明度,加上監管不足,這些都是導致爭議和不滿的主要原因。” 關於2010年政府頒布指令,規定企業在申請輸入外僱配額之前必須聘用一定數量的本地工人,李靜怡回應,當局從來沒有說明不同行業的本地和外地僱員的具體比例。到目前為止,特區政府僅公佈了建造業非本地和本地工人的比例是1:1,其他行業則沒有比例。 “公眾難以判斷某些企業配額的批准是否合理,不但引起員工不滿,部分企業亦會時不時產生反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申請不獲批准。” 為了彌補雇主和僱員之間在這個問題上的分歧,李靜怡認為,當局必須提高有關輸入外僱數據和整體勞動力市場的透明度。 澳門中小企業聯合會會長、滙業財經集團創始人區宗傑認同本地僱員應有的權利,但他亦強調,適度進口外地僱員可以為社會帶來“雙贏”。 “商界有義務確保員工的收入水平,僱員應允許政府開放勞動力市場,允許熟練的非本地僱員到澳門工作⋯⋯使公司有足夠的人力資源運作,同時提高員工的整體素質。”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最近一次公眾場合表示,特區政府無意改變現時的情況,並強調了人力資源需求研究的重要性。 他提議:“每當公眾意見產生分歧時⋯⋯各方需根據具體數據進行客觀的討論。” 需要近萬名莊荷 根據人才發展委員會數據,2015年至2017年間,博彩業需要近10,000名莊荷。 自2015年起,委員會已經對本澳博彩業、零售業、酒店業、飲食業及會展業等五個主要經濟行業的人力需求進行調研。去年發表的最新調研結果表明,本地博彩企業在2015年至2017年期間增加了超過9,330個莊荷職位需求,監察莊荷、監場主任和監場經理的總需求為4,500名。 酒店業低技能工作職位的需求則超過22,350個,當中包括房間服務員和清潔工等。零售業空缺近2,700個職位,,如銷售助理等。餐飲行業對低技能工人的需求也十分強勁,需要超過12,670名工作人員。

Telling it like it is

The recent altercation triggered by the comments of Beijing’s representative in Macau underscores the polarised...

高山低谷

年多前,有人認為應當向城中六家博彩運營商徵收更重的博彩稅,作為賭牌續期的優惠條款。來到2017年的今天,有人認為,應當降低稅收以促進行業的健康發展。 第一個賭牌將在三年後到期,特區政府稱,對任何變更的討論持開放態度:有認為需要調低稅率以應對區域競爭的聲音,亦有人認為應該保持不變,甚至增加稅收以確保澳門健全的金融制度。 本澳六家博彩公司的賭牌將分別於2020年及2022年到期。繼2016年5月發表《澳門幸運博彩經營權開放中期檢討》後,許多觀察家和分析師認為中期檢討未有如預期般為行業制定清晰的藍圖,關於產業整體發展的討論最近有增大的勢頭。 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梁安琪最近稱,澳門博彩稅率有“下調”空間。 她1月在電視節目上說:“鑒於鄰近地區的行業發展,政府應該著眼未來,考慮如何推動澳門博彩業更好發展⋯⋯。” 她指的是亞太地區有越來越多國家開設更多賭場及博彩產業合法化,如日本12月通過法案,使博彩賭博合法化,為2020年後新賭場度假村的落成鋪平了道路。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副教授王長斌認為,與其他亞洲司法管轄區相比,澳門目前的博彩稅率“相對較高”。澳門目前對徵收的博彩稅率高達38-39%,當中包括35%博彩特別稅及3-4%福利和發展稅。 降低貴賓廳稅收 王長斌警告說,“考慮到這個城市作為賭博中心,行業的任何倒退都將對澳門產生巨大的影響。”他指的是過去兩年本澳博彩業經歷的萎縮造成經濟衰退, 行業於近期才見復蘇。 因而,學術界認同澳門可以調低博彩稅率,特別是針對貴賓廳博彩收入的稅收,原因是由於區內新開賭場提供利潤更豐厚的條件,使爭奪中國內地高端賭客的競爭越演越烈。“與中場大眾玩家相比⋯⋯更有財力的高端玩家到更遠的地區耍樂。”他推斷,“澳門的貴賓廳行業面對更具挑戰性的區域競爭。” 他建議澳門政府可參考其他市場,貴賓廳與中場設有不同稅率。 在新加坡,博彩稅按總博彩收入的12-22%徵收,當中包括7%商品服務稅,中場遊戲徵收稅率為15%,貴賓廳稅率僅5%。菲律賓則向貴賓廳徵收15%的博彩收入稅,中場稅率為25%。 有本地博彩業界人士表示,降低稅率或會吸引更多投資者加入本地博彩中介人市場,從而吸引更多高端玩家到澳門。他稱:“由於經濟衰退和其他市場帶來的新機遇,部分貴賓廳營運商已把業務遷往亞洲其他地區,如菲律賓和柬埔寨。” 本地媒體上月報導,截至2017年1月,澳門大約有120家持牌的貴賓廳營運商(官方說法是博彩推廣商),比2016年1月的141家減少了一成以上。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最新數據顯示,由於中國內地反腐敗打擊及當局加強監管力度(如更嚴格的審計和會計規則),與2014年235家貴賓廳的高峰時期相比,將近一半的貴賓廳會被淘汰了。 “降低貴賓廳的博彩稅率可能對貴賓廳業務有所幫助,但政府會否這樣做則是另一回事。”該位人士稱,“看來澳門的政策方向是減少對賭客的依賴。” 財政收入 繼2014年新政府成立之後,特區政府看重內地中產階級和家庭旅客的人數增長,而非高端賭客,同時也加強了監管以促進貴賓廳行業的“健康發展”。 澳門博彩監管機構在回應有關更改博彩稅收時稱,目前沒有關於博彩稅率的計劃,但政府對一切建議持開放態度。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一月在某公開場合表示,為應對區域競爭,政府正積極規劃博彩業的未來發展。但他強調,降低稅收並非提高本地賭場競爭力的“唯一手段”,服務質量、產品種類和營銷亦同樣重要。 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理事長宋偉傑強調,博彩特別稅是政府最大的財政收入來源,在著手進行稅務改革前,應當達成共識。 “如果長期調低稅收,為維持目前的政府財政收入水平,娛樂場收益必須提高。”他警告,“這與政府當前推動經濟多元化的宗旨有所出入。” 根據財政局數據,來自博彩的博彩特別稅佔澳門2011年至2015年財政收入的81.42%。但推行經濟多元化舉措的近幾年,有關比例略有下降:在2016年首11個月,博彩特別稅總額為727.6億澳門幣,佔政府總收入的77.7%。 敏感話題 本地律師 André Santos Raquel稱,只有當城市經濟對博彩業的依賴降低時,才能降低稅率。 他於2015年在《Asian Gaming...

In the lap of the gods

Protests, sit-ins, discussions with legislators - Homebuyers of high- end residential project Pearl Hori- zon...

Alternative Blue

Blue flags were hung outside of hundreds of shops in the past few weeks in...

Stalled expectations

Rather than taking a shuttle bus across the Lotus Bridge link- ing Macau to nearby...

謹慎樂觀

繼連續八個季度錄得負 增長記錄後,包括 CNN和彭博在內等多 個國際媒體,稱這是過去兩年中世 界上表現最差的經濟體之一。澳門 經濟終於在去年第三季度重現生 機,博彩行業呈現增長勢頭。 然而,在經濟受監管風險及 中美關係等諸多宏觀經濟因素影響 下,現在談論經濟風向仍言之尚 早,但許多分析家和企業家均希望 經濟能夠在2017年恢復增長。得益於服務出口業(即是博彩業) 出現自2014年7月後的反彈,澳門的本地 生產總值於2016年第三季度錄得了4%增 幅。繼因經濟放緩及內地持續不斷的反 腐敗運動帶來兩年多來的下跌後,博彩...

增長以外

除了搭乘穿梭巴士穿過連接 滯不前的房地產市場注入新的生機。 萬澳門元)或以上時才可獲得。 澳門與橫琴的蓮花大橋 外,部分人士被允許駕駛 其澳門註冊車輛,直接行駛至島上。 過去幾年,對這種交通便利性的期 望是促使橫琴市樓價上漲的主要原因之 一。然而,根據行業數據,由於申請要求 較高,上月開始實施的計劃並未給島上停 繼總理李克強去年10月到訪澳門, 該計劃獲得通過,澳門單牌車進出橫琴 於去年12月20日起正式實施。目前,並 非所有澳門註冊的車輛可以進入中國內 地,除非車輛持有臨時入境機動車號 牌,但臨時入境機動車號牌只有當澳門 車主在廣東省投資40萬美元(折合約320 橫琴當局稱,首階段只向兩種澳門 申請人開放:車主需在橫琴註冊設立至 少一家獨立法人的公司、在橫琴納稅額...

另類藍

過去幾個星期,從大三巴牌 坊到伯多祿局長街的繁華 旅遊區裡,數以百計的商 店在店門外插上了藍色的旗幟, 這不 僅僅是裝飾,該種旗幟還代表了顧客 在購物時能夠享受一種超越傳統現金 或信用卡支付的新型支付方式——電 子支付解決方案。 主辦方稱,該個被稱為“藍色大 街”的項目是為支持本地中小型企業 推廣電子支付所作的最新努力,並取 得了巨大的成功。 主辦方負責人,澳門中南區工商 聯會會長李卓君稱,“活動提供了傳 統付款方式的替代方案,豐富了居民 及旅客的消費體驗”。該活動於12月...

Calling market bottom

A strong demand for small to mid-sized homes by end-users will help the home market...

It’s a dog’s life

Asia’s sole greyhound racing track has been given two years to either relocate or close...

Yet another elephant in the room

With the first phase originally scheduled for completion in 2014, the Islands Healthcare Complex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