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ential Macau | 无惧禁忌 大胆创作

在澳门的创意和艺术圈子里,张可是个熟悉的名字。她年轻、有才华、成熟且聪慧,如今穿梭在澳门与北京之间,在国际著名导师的指导下攻读博士学位——她的其中一位导师是徐冰,中国当代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文:Irene Sam


张可生于1991年,目前也是澳门大学的艺术讲师,并且是获得杰出亚洲艺术奖(Sovereign Asian Art Prize)提名的最年轻澳门艺术家。张可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在作画的同时也制作手工书。“我自小就想成为一名画家,而全赖父母全力支持我,我才能将绘画作为终身从事的职业。”她坦承说。

她的首次个人展——《纯真百科》,是她作为女性的生活呈现,以及反映出她如何理解艺术中的性主题以及艺术家们在私人空间时的内在自我。张可认为,经典画作中的裸体就是与肉欲有关。作为一名艺术家,她不仅对此不否认,还特意创作解放肉欲的影像,而不是让人规避这个主题。由于性常常让人联想到色情或猥亵,我们的社会一般都对性避而不谈;然而,事实是,人类从小时候就已对自己的身体充满好奇。

在她眼中,《纯真百科》展出的每件作品犹如百科全书中的每一个条目,充斥着她对性的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至于纯真与否,就由观众自行判断。这次首展,许多展品都表现着性的愉悦和兴奋,以书本形式呈现,配有精致的绘画和细致的装饰,有着经典的风格,而不可否认的是,她通过这个大胆的主题非常清晰地表达了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创作个人首展并向全世界展示,就像完全暴露自己。对我而言这是一项很个人的经历,至于观众能否与展览产生联系则留待他们自行判断了。作为女性,我经历了人生的一些阶段,并想在自己准备好且具备足够的胆量时,能够勇敢地说出自己的故事。”张可解释说。

张可是一名艺术家,但她首先是一个人,这点对她而言很重要。她在2019年有了第二个展览,其中探索了她与父亲之间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关系。“我爸爸一直希望生个男孩,结果我却是个女孩。所以他决定将我当成男孩来抚养。有些事情我想和他交流,但不是通过言语。因此,《与父书》这个展览是我的沟通工具。”她指出。

如果《纯真百科》是极富装饰性的,那《与父书》的特色就是用直线条勾画出犹如画框的图形。画框对称且井然有序,并带有详尽的规格,这些画框通常出现在古老、庄严的祭坛画中,这些作品一般是放在教堂前面,描绘着圣母玛利亚或耶稣的故事。透过展示三幅充满神圣感的祭坛画形式作品,《与父书》表达出她渴望被理解的心情。“我爸爸不是那种会展露自己情感的人,所以在展览结束之后,从他身上不会观察到什么。他看完展览后可能会产生一些情感,但如果真的如此,他也只会藏在心里。”张可如此猜测。

尽管艺术创作才是张可的主业,她仍感觉很幸运能在澳门大学获得稳定的教职工作,因为这让她有固定收入。“我一直都很重视我在大学的工作,而且我越来越觉得这项工作意义非凡。从某种角度看,我执教艺术欣赏课,意味着我正在塑造社会,像是为日后盛放的花朵提供恰当的土壤。作为艺术家,我很进取,在我人生的各个阶段我都将会创作不同类型的艺术,这些艺术品会成为我人生的足迹,而教学对我来说同样重要,因为这会影响下一代人。”

“在现代社会,学习艺术不一定会让人获得一套生存技能。作为一名教育者,我非常开心能分享我对美术的想法与见解,但许多学生可能无法理解一些细微之处。我只希望通过教学,让学生对艺术产生兴趣并开始与艺术世界建立联系。”张可说。

无论是教学还是艺术创作,张可都认为自己是一名女性艺术家和导师,但她认为,女性不需要在艺术领域拥有优势,也无须区别看待男女艺术家。张可认为:“在过去,人们想到女性艺术家时就会联想到弗里达·卡罗之类,因为那时人们认为女性艺术家都有着很强的个性,但随着时间推移,女性艺术家不再是“稀有品种”,而且她们对艺术有着独特的见解。”

在下一个展览,张可准备以艺术作品匹配诗词。对于言语表达和视觉表达,张可同样喜欢,而她渴望将她在阅读诗词时产生的想象入画,以大型画作的形式表达出来。“每当我读诗,相关形象就会立即浮现脑海。我喜欢情诗,因为情诗饱含强烈的情感,深受感动之余我渴望把它们画出来,并想分享这种感受。”

“这次我会选用大型布面进行绘画,因为我想引起观众的注意。视觉效果需要非常强烈震撼,以便引人注目,然后才能吸引观者去接近作品及尝试去理解作品。这是一项挑战,因为只有知识的人才能理解作品,但如果有恰当的技巧,像看视觉效果般艺术也可以只欣赏表面。”张可说。